萨村观察:疲态初现,应对不佳

随着皇马战胜皇家社会,巴塞罗那也失去了停摆前的榜首。经过连续三天的比赛,球队开始表现出疲劳和板凳深度不足。甚至在赛后恢复训练的时候,德容也受伤了。皮克也表示“夺冠主动权不在自己手里”。看来球队已经进入了一个困难时期。

再次回到“无意义的传输和控制”

Setien是个有些固执的人。虽然他标榜自己是“克鲁伊夫”,但从他对控球率的痴迷来看,他可能并没有真正了解克鲁伊夫思想的核心。

克鲁伊夫大师米歇尔是“全足球”的创始人,一直被认为是巴萨传球控制的前身。但米克尔斯在1974年世界杯决赛中15英尺传球后仍对荷兰国家队的进球不满,认为“不投篮就传球超过4英尺是浪费”,克鲁伊夫也提到米克尔斯最初只提出“全攻”,后来发展成“全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米歇尔看到巴萨有时候为了控球率而传球安全,他会认为这是浪费。

萨村观察:疲态初现,应对不佳

作为米歇尔理论的继承者和推动者,克鲁伊夫自己的教学理念也强调跑位和进攻,非常重视球员“用脑打球”和做好无球工作,他也不强调球员必须根据特定的身体、速度和体能模板进行硬连线。在青训上,他其实强调的是球员大脑的那部分,其实是扩大了选材,让巴萨有了不高大不擅长卡位的普约尔。

萨村观察:疲态初现,应对不佳

瓜迪奥拉是继克鲁伊夫之后巴萨最成功的教练之一,也被认为是克鲁伊夫的继承人。但他自己也承认,当年史无前例的六冠,不仅仅是因为战术和青训,更是因为他遇到了一群优秀的球员,相互成就。而且瓜帅刚接手球队的时候,正好处于一个“牢不可破”的时期,他的成功是里杰卡尔德最后阶段“打破”困境的结果。虽然当时送走罗纳尔迪尼奥这样的巨星似乎有点激进,但最终还是带来了不错的结果。

塞蒂恩在他的演讲和教练生涯中一直表现出对克鲁伊夫哲学的坚持,甚至表现出他的坚持,成为赫塔菲教练博尔达拉斯的宿敌,而赫塔菲教练一直以务实的反作用而闻名。拥有信念和坚持不是坏事,但塞蒂安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米歇尔和克鲁伊夫“先攻”和“注意无球”思想的精髓,也没有瓜迪奥拉那样“破局”的勇气(当然要注意瓜帅的破局也是基于高层的支持)。

萨村观察:疲态初现,应对不佳

Setien本人是半职业棋手,并不是不明智。但是随着“教练导向”时代的过去,现在的球员还是尊重教练的,但是瓜迪奥拉似乎不可能像害怕克鲁伊夫一样害怕塞蒂恩,也许他也不会认为教练是最聪明最大的球员,所以他们会听他的话,在比赛中有自己的想法。当然,巴萨的很多球员也很聪明,在球场上也有“会有命不接”的意思。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不是坏事,但也许这个时候球员之间达成默契很重要,系统性就会被打破。

替代效果不好

另一方面,Setien的“固执”也让他在换人中失去了一些色彩。很多著名教练都有一些著名的“神替代”经验。比如2014年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点球大战前,范加尔临时换成了西里森,最终晋级成功。伊斯坦布尔之夜,贝尼特斯换人逆转。1999年欧冠决赛,弗格森让索尔斯克亚替补诺坎普奇迹。除了这些神在职业生涯中的替代,这些著名教练在长期的工作中也体现出了适应不同球队、不同时代的“灵活性”。

萨村观察:疲态初现,应对不佳

另一方面,在Setien中,似乎在单场可以换5名球员的情况下,Setien在换人方面无法实现有效的战术调整。客观来说,这和球队人员不足有关。但在僵局无法打破的情况下,“上帝换人”的想法通常是用速度更快、冲击力更强的球员替换来攻击对方的防线。但是塞蒂恩首先取代了有强大影响力的布莱斯维特和阿图尔。

当然阿图尔是一个符合克鲁伊夫“用脑子踢球”理念的球员,但巴萨的配置并不允许他发挥自己的优势。去年巴西夺得美洲杯时,阿图尔在后腰位置上有更多的机会与防守能力强的卡塞米罗一起进攻前锋;而巴萨的后腰球员相对来说比较重手和防守,也就是维达尔上场时,中场的防守任务可以分担,使得阿图尔无法得到足够的前锋空。另一方面,阿图尔单独进攻前锋的能力并没有达到巴萨前锋的水平,所以这次换人实际上削弱了巴萨的影响力,给塞维利亚留下了更大的/[/k0/】。

萨村观察:疲态初现,应对不佳

塞蒂安似乎对布莱斯维特的使用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在某种程度上,与阿图尔不同,布莱斯维特在硬件上似乎并不是一个适合克鲁伊夫理念的球员,但他的影响力可能是今天巴萨锋线上最强的——苏亚雷斯本人也有很多伤病。年龄因素也限制了他像年轻时一样灵活,虽然能力还是不差;梅西和格里兹曼不是以影响力和身体素质著称的球员;年轻的法蒂玛的身体似乎没有完全发育好,在进攻对方防线的时候似乎也不够强壮。至于登贝勒,他的速度是一把锋利的刀,但不幸的是这把刀很容易折断。

布莱斯维特在巴塞罗纳对阵马洛卡的比赛中打进了他的第一个进球,然后没有在对阵他的老东家勒加内斯的比赛中出场。所以在对阵塞维利亚的比赛中,布莱斯维特的体能储备应该还是足够的,擅长速度的瑟玛多可以看出塞蒂恩还是有发挥其影响力的想法的。但是下半场,在洛佩特换上5名后卫加强防守,把他送到巴内加后,塞蒂安似乎失去了位置。不仅换人名额没有用完,他换下的球员也是影响不够的球员。

萨村观察:疲态初现,应对不佳

之前面对两支保级球队,巴萨的打法比较简单,前锋比较多。面对想要进军欧战的塞维利亚,虽然上半场有一些声音,但是在做出有效的战术调整后,塞蒂安并没有有针对性的调整自己的球员。或许这可以用替补球员中没有一个能有针对性的调整来解释,但似乎塞提恩在斗地主的时候一口气先把王吹灭后就发脾气了,最后被几对洛佩特姬做了。当然,足球比赛不同于斗地主,斗地主打完牌就出去,但是球员可以在球场上改变自己的具体打法。但是,塞蒂恩在对手换阵后似乎并没有想太清楚这一点。

总结

也许是因为在小俱乐部执教时球员的配置问题,塞蒂恩似乎从来没有过著名的上帝换人操作,适应情况的能力并不出色,只知道如何坚持传球和控球。可惜巴萨还没有到“不在乎输赢”的超然阶段,他对克鲁伊夫理念的坚持也无法转化为有效输出,甚至无法恢复当年的魅力。当然,失去榜首不是他自己的责任。不过在高密度的比赛中,或许Setien应该不太在意标题。回顾一下米歇尔和克鲁伊夫在一些关键时刻的表现,结果可能会更好。

(兔子吃肉)

a.topic-link {margin: 10px auto;display: block;width: 600px;}.topic-box {width: 600px;height: 75px;background: url(\’//tu.duoduocdn.com/uploads/day_160627/201606271101388748.png\’) repeat-x;margin: 0 auto;position: relative;}.topic-thumb {position: absolute;left: 5px;top: 3px;height: 69px;width: 92px;background: url(\’//tu.duoduocdn.com/uploads/day_190318/zt_2041552923314.jpg\’) no-repeat;background-size: 100% 100%;}.topic-angular{position: absolute;right:0;top:0;width:46px;height:42px;background:url(\’//tu.duoduocdn.com/uploads/day_160627/201606271101463680.png\’) no-repeat;}.topic-box b {position: absolute;left: 105px;right: 15px;color: white;line-height: 75px;overflow: hidden;text-overflow: ellipsis;white-space: nowrap;} 上一篇: 下一篇: